智能家居

黄家驹还活着?多希望这个流传的故事是真的

日期:2018-07-06 / 人气: / 来源:未知

 

              一场不忍提及的意

 

# 今天我 / 寒夜里看雪飘过 / 怀着冷却了的心窝飘远方 #

 

 

1993年6月24日,BEYOND乐队应邀参加日本富士电视台录制的娱乐节目《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当时是东京时间凌晨1点钟,节目录制一个叫做《对决CORNER》的环节:把12名嘉宾分为2组,在一个高约3米,中央是水池的舞台上进行对决,争夺水池上方悬挂的宝物。由于台面湿滑,在游戏互动过程中撞倒了背景板和支架,BEYOND主唱黄家驹与主持人内村光良不慎从3米高的舞台上跌落,内村光良轻伤无碍,黄家驹头部落地当场昏迷。

 

 

 

 

东京时间凌晨1点25分和1点30分,两辆救护车先后抵达现场,二人被就近送往位于新宿区川田町的东京女子医科大学医院,家驹被安排在顶层(6层)的一间独立病房留院观察,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医院发言人称伤情尚未稳定,暂无法实施手术。

 

家驹的家人因台风和签证问题被迫延迟出发,终于在6月25日抵达日本。

 

医院方面加强守卫,只允许家驹的亲友及富士台的工作人员探病,闻讯而至的歌迷欲探望而不得,只能用自己的方式默默祈祷家驹早日康复。

 

这时,也许谁也没有想到事情的严重性。

 

 

 

 

事发后,BEYOND在日本的经理人甚至一度没有提到过这场事故,日本媒体报道该事件也基本上以轻伤的内村光良为主。

 

是否有意隐瞒?我们不得而知。

 

6月26日,在日本的一位名为辛勇的北京籍气功师听闻此讯,连夜从大阪赶往东京,以"安宫牛黄丸"、"苏合丸"、"至宝丹"三位中药配合气功为家驹治疗。但香港一名脑科专家指出,如果脑部受重击,伤者可能立刻陷入昏迷,而脑部肿胀会令脑部压力增加,一旦压力超出可控制范围,伤者会因脑缺血而死。他指出治疗脑出血的标准是立刻替病人进行脑扫描,如发现瘀血就要进行开脑手术、清除瘀血及放入仪器测量脑压或用药物降低脑压,而家驹昏迷至今并未实施手术,实在匪夷所思。

 

 

 

 

由于日本媒体封锁消息,香港方面虽然竭力报道,但所知有限,大多只能报道含糊不清的病情和当时商业二台为家驹办的祈祷会。

 

6月28日,富士电视台终于为香港设立了专属热线,并第一次举办了记者会,弟弟黄家强在会上痛哭失声。此后便不再有任何关于家驹的可靠消息。

 

东京时间6月30日下午4点15分,东京下着雨,黄家驹的生命被永远定格在31岁。

 

 

 

 

当日,富士电视台的Murakami举办了新闻发布会,首先简述了事件结果:

 

"黄家驹先生,香港摇滚乐队Beyond成员之一,不幸在游戏节目中由台上跌下,其后被送到东京女子医院救治,但由于头部受到重伤,于6月30日下午4时15分与世长辞。"

 

接下来,富士电视台做出如下回应:

 

"他的家人和Beyond的成员都在医院陪伴他到最后一刻。"

 

"我们认为这次意外是在我们意料之外,但无可否认,意外是在我们的录影厂发生。我们将会展开全面的调查,并会商讨有关赔偿的安排。"

 

"我们希望黄家驹先生得到安息。在此,我们亦向黄家驹先生的家人表示深切慰问。这次意外对于黄家驹的家人以及他的乐迷是非常可惜的,我们对于这次不幸的事件表示遗憾。我们在此保证,同样的意外将不会再次发生。"

 

值得一提的是:在家驹事件中表态不会取消该游戏的富士电视台,在1998年又发生了同样的意外。一名富士电视台的职员在节目中由大厦跌下,但并没有死亡。

 

 

 

以下是本次记者会上的部分问答实录:

 

Q:我听说当内村光良和Nanbara知道噩耗后,他们都有去医院探望黄家驹先生的家人,是否真的?

A:是的。他们两人都去过医院,他们都非常震惊。他们对于黄家驹的逝世表示哀悼。?

 

Q:为何富士电视台迟迟未将有关消息向香港报导?

A:这有两个原因:第一,这是我们头一次遇上意外涉及两个不同地方的人。第二,我们在语言上的不同。我们对于未能及早向香港各位发出消息感到抱歉。

 

Q:我们听闻在台旁边并没有护垫,是否有此事?如果是真的,为何会这样?

A:是的。我们并没有预备护垫。我已说过,由于我们在此之前未遇过同类意外,所以我们并没有预备护垫。

 

Q:事前有没有预先在这环境下做过预备工作?

A:有,由副导演安排。

 

Q:你们会否暂停这个节目一段时间?

A:这个节目因播映棒球和足球比赛而会暂停。在这段暂停播映期间我们会做中一个适当的决定。

 

 

 

 

无论富士电视台如何解释,歌迷如何心痛,家驹的生命已无法挽回。

 

1993年7月4日,家驹的遗体于香港将军澳华人永久填场15段6台25号安葬 九龙塘省善真堂亦安放了其灵位。

 

 

 

 

 

一个苦涩痛心的美梦

 

也许是歌迷始终无法接受事实,也许是歌迷对家驹太过怀念,不知从何时起,一则令人兴奋又心痛的消息开始传播开来:

 

其实黄家驹并没有死,而是被迫身藏在日本的一个乡下生活。

 

 

BEYOND与张国荣的珍贵合影

 

 

# 可惜我们的故乡 / 放不下我们的理想 #

 

 

刚出道时的BEYOND乐队曾自费出唱片,办演唱会,在签约唱片公司后,曾一度因为唱片不卖而被下了最后通牒。终于家驹写出了『大地』『喜欢你』等作品,用实力证明他们做流行音乐一样是顶级的水准。

 

虽然积累了大批歌迷,但对香港乐坛寒心的BEYOND决定远赴日本开辟自己的音乐新天地。

 

“香港没有乐坛,只有歌坛。”

 

BEYOND乐队不止一次发表过如此痛心疾首的言论,他们的锋芒和主唱黄家驹的直言不讳无疑得罪了一些大人物。要知道香港名产不止娱乐圈,还有黑社会。

 

所以另有一种说法:BEYOND是被迫离开香港远赴日本的。

 

如果属实,那这故事的一开始,便像极了一场阴谋。

 

 

“香港没有乐坛,只有歌坛”

 

 

# 世界弄人 / 不知不觉 / 每个决定可致命 #

 

 

据说,在远走之前,他们曾收到过这样一条莫名其妙的信息:“表哥,日本的天气很糟糕,暂不要过来!” 在家驹事发后,此事曾被黄家强证实过。

 

这则短信出自一位家驹的粉丝,而这位粉丝的身份,便是奉命执行这场阴谋的组织中的一员,他叫阮忠元。

 

阮忠元曾是偷渡到香港的越南贫民,为生计加入黑社会,身处香港文化的他,疯狂迷上了BEYOND的音乐。

 

也许他怎么都不会想到,这次任务的目标,竟然是自己一生的偶像。

 

 

左侧为“网传的阮忠元”

 

 

# 无奈静听不舍心声 / 和我偏偏正呼应 #

 

 

阮忠元想尽办法要暗中营救家驹,用短信提示便是当务之急的第一步计划。和家驹的年纪相仿、身材相仿的他,更是为了贴近家驹的面部特征而提前做了一些整容,以备关键时刻挺身而出。

 

为了“做掉”家驹,那个组织买通了日本电视台相关人员,在道具布景方面做了手脚。事后经过调查,家驹摔下高台冲破的那块木板没有任何安全性,只是用于电影拍摄的道具,硬度与泡沫塑料无异。

 

日本警方也曾怀疑电视台受人指使有意为之,但调查却于中途无故终止。

 

 

年少的黄家驹

 

 

# 谁愿夜探访 / 留在我身旁 #

 

 

据说在家驹住院的第六天,他的病情有了明显的好转。可即便康复甚至出院,那个组织也没打算就此放过他。

 

由于家驹头部受伤,所以为方便治疗剃了光头,且头部有肿胀现象。而做过整容的阮忠元同样剃了光头,协同一位同样是BEYOND歌迷的好朋友,在关键时刻从医院救出了家驹。

 

阮忠元就这样默默的做了替死鬼。

 

 

 

 

# 旧日的知心好友 / 何日再会 #

 

 

那位救援计划中的好朋友将家驹转移到了日本的一个乡下。头部受创的家驹曾经失忆,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才渐渐恢复。

 

之后,那位好朋友悄悄来到乡下见家驹,并出示了阮忠元的遗书:“答应我,为了安全不要再出来!阮绝笔血书。”

 

自此,家驹决定彻底隐居。

 

 

 

 

# 为何在这里 / 疲倦像半醉 #

 

 

据说,日本光本村出现了一位叫马句的人,偶尔会唱起BEYOND那首日文版的『海阔天空』。

 

据说,有位歌迷听到了,激动的喊出“BEYOND!家驹!”

 

此时,马句的眼神中闪现一丝哀伤……

 

 

 

 

# 含泪说声祝你愉快 / 看天空可变改 #

 

 

据说,BEYOND三子的1996年『香港红磡体育馆Beyond的精彩Live & Basic演唱会』,家驹就在现场。隐藏在观众席中的他,眼看着黄家强哽咽的清唱『祝你愉快』,并泣不成声的说出那句经典的话:我真的不习惯只有三个人在台上……

 

而全场唯一没有哭的黄贯中说:家强,想想,四个人的。他在这里啊!你感觉不到他在这里吗?

 

 

96演唱会现场

 

 

 

一个流芳百世的声音

 

# 随时间经过我身边 / 赤子的心不改变 #

 

 

以上便是关于“家驹还活着”的故事,眉目清晰却又疑点重重。

 

虽然让人心痛不已,但在梦醒之后,又多希望这一切都是真的……

 

我们再也看不到那个弹唱整场后还能边跑边唱,不气喘不走音的『金属狂人』。

 

我们再也听不到那个辨识度极强的歌声通过麦克风回荡在演唱会的现场。

 

 

 

说到技巧,BEYOND并不是中国摇滚乐队的NO.1,但他们的摇滚精神在乐迷心中却是图腾一样的存在。

 

太多人因为BEYOND拿起了吉他,走出了青春的迷茫。太多人因为BEYOND的音乐在前行的路上不再孤单。

 

家驹曾说:不是BEYOND离不开我,是我离不开BEYOND。没有了BEYOND我会死,但没有了我,BEYOND找一个人顶上就可以。

 

在家驹去世之后,BEYOND三子顶着巨大的压力重新站在众人面前,传承着家驹的遗志。在后BEYOND时代,三子尝试过传承家驹的风格,尤其是黄家强的声音有了很大的变化,一改曾经藏在哥哥声音背后的柔弱,开始变得坚毅,变得苍凉。

 

曾经的黄家强

 

三子时期的黄家强

 

96年的演唱会上,三子演唱了BEYOND的圣歌『再见理想』

 

请闭上眼听家强的部分(vers 2),尤其是那一句“借着那酒洗去悲伤”,宛如家驹重现。

 

 

96演唱会『再见理想』现场版

 

2005年,BEYOND乐队在巡回演唱会之后选择了解散,各自发展自己的音乐。

 

期间,家强和阿Paul之间渐渐积累出严重的矛盾,后来在家强微博一篇长文怒斥阿Paul之后,就再也没有看到过三子同台的身影。叶世荣多次试图调和二人的关系,但失去了灵魂的BEYOND终于还是走到了尽头。

 

 

 

这段不愉快的插曲并不影响BEYOND精神的传承,更不影响乐迷BEYOND的喜爱。这要归功于三子曾在重压之下作出的努力,更重要的是家驹的灵魂已深深植入每个人的心里,每当他磁性的声音响起,无论呐喊或深情,都触动着乐迷的每一根神经。

 

家驹,我们知道你从未远离。

 

 

 

报名预约方式: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在线报名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天津尚品宅配公众号,发送预约量尺+姓名+电话,即可免费预约主笔设计师免费上门量尺、设计、出3D效果图。

电话预约:022-28359599


 

作者:周子健


现在致电 022-28359599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回顶部